懒猫小说网提供完整版贴心妹妹全文供读者免费阅读
懒猫小说网
懒猫小说网 言情小说 现代文学 热门小说 军事小说 同人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玄幻小说 侦探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幽默笑话 伦理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重生小说 诗歌散文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卻海天龙 校园韵事 过年打牌 丽影蝎心 静候佳音 水浴晨光 娇凄故事 乱世情卻 卻我所卻 卻恋学园 校园舂趣 一生为奴
懒猫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贴心妹妹  作者:古灵 书号:4420  时间:2014/6/15  字数:13010 
上一章   ‮章三第‬    下一章 ( → )
 温温热热,

  甜甜蜜

  心儿怦怦,

  种思昏昏,

  只是一个轻轻的吻,

  为何会让人忘了自己?

  很不幸的“结果”果然如谷健所料,仅只一场预赛,就让F大丢尽了颜面。

  人高马大却抢不到半个篮板球、经验不足,老是放假动作唬去、默契不够,时时漏接、动作不够洗链,常半途被截球、好不容易有投篮的机会,却总是投个篮外大空心。

  这简直是一场超级无敌霹雳烂的比赛嘛!看得依茹险些落泪,赛后,一群人包袱款款就各自躲回家去舐伤痕了。

  因为死得实在是太难看了,所以,教练、张若培、李依杰和林华终于下了狠心,决定要把另外三位A队球员抓来好好的整顿一番,宁愿把他们绑起来修理,也不能再让他们有机会落跑了!

  丁渊是个威力很猛的大前锋,也是个大酷哥,不爱讲话,只会冷眼看人。柳近元是中锋,随时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韩正童是最佳三分手。同时也是队员中最风的帅哥。

  三人无论是外表或球技都非常出色,可却一见面就吵,想要让他们合作,简直比登天还难!但是,张若培和李依杰都已下了必死的决心,他们自知无法以球技来让他们低头,只能用较偏激的高手段了。

  所以,这天,张若培向李依杰使了一个眼色,李依杰随即会意,然后大喊了一声“谷健,带小茹出去走走!

  张若培则死盯住那三个面色不善的好手,又朗声补充道:“林华,等谷健和小茹一出去,你就马上去把门关起来,不要让人进来!”就算会受伤也无所谓,只要能让他们低头就行了,反正他期待的是年底的大专联杯。

  谷健一语不发的拉着小茹就走。

  “哥,你想干什么呀?”小茹不安地边叫着边被扯出去。

  “小茹,别担心了,”谷健安抚道:“李老大知道他自己在做什么,你不用替他心啦!”

  小茹更觉不安地盯着关上的门。“可是,他们到底是…”

  “来,别管他们了,我带你去KTV,不盖你,我的歌喉很不错喔!”

  *****

  三天后,星期六下午,右一张OK绷,左一块金丝膏的A队队员们终于开始练习了,可基本练习时还好,一旦开始和B队做练习赛时,麻烦又出现了。

  “阿元,给阿正、给阿正…该死!你为什么不把球传给阿正?”

  “丁渊,快传篮下,快传…妈的!你是聋子啊?”

  “阿正,三分球,快投…咦?你们两个干嘛挡他?他是你们同一国的耶!”

  就是这样,无论三人中哪一个人拿到球,都会各自往前直闯到篮下去抢分,以演出个人秀,甚至互相阻挡攻势,根本不懂得何谓“合作!”

  在无奈何之下,张若培只好把三人拆开来,但是,不同的问题照样发生。

  “喂!喂!阿元,篮框就在你的后面那!你不去得分,干嘛拿球K人呀?”三个观众在一旁看得直摇头叹气。

  “那A按呢?”依茹苦着脸喃喃道:”为什么他们就是不肯合作呢?”

  “基本上,那是他们个性上的问题,丁渊生傲漫,韩正童是被爱慕他的女孩子们给宠坏了,而柳近元嘛…”林华沉著。“他是富家子弟,一向就狂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他们各有专长,但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才应该是球队里的灵魂人物,总是不明白,既然是五个人一起上场,当然要五个人合作才能得到最大的成功。”

  依茹咬着下说:“哥说过,如果有个人能以球技过他们的话…”

  “是没错,”林华将目光投向场中。“他们都太骄做、太自满了,因为他们的确很高竿,除非有人能让他们心服口服,否则是很难让他们低头的。可是…”她摇头叹息。

  “谈何容易啊!以丁渊的大前锋来讲,要在区卡位,盖火锅的能力要绝佳,最重要的是抓篮板球,且投篮的命中率至少要五成五以上。而阿元的中峰更是球队的中心人物,不但要于阻攻、盖火锅、底线翻身跳投及小勾等,若是外线中锋,还得擅长外线投篮。还有阿正那称得上是神准的三分球。

  “他们各有千秋,而且非常拿手,若想同时住他们,几乎是要十项全能的篮球高手才有可能。”她再次摇摇头。“台湾似乎还没有这种高手,会是都会啦!但要找到一个样样精通的人,那就只有一个字…难喔!”

  依茹愣了半晌,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只有欧美国家才有喔?那…那怎么可能嘛!”

  兀自嗑着瓜子的谷健突然瞟了她一眼。

  “李老大想吃这行饭吗?”

  “也不一定啦!只是…”依茹又叹了一口长长的气。

  谷健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盯着场中看了老半天。

  “我就不懂。既然不一定要吃这行饭,为什么还执着于能不能拿到什么名次?”

  “如果是兴趣,应该只要打得快乐就好了吧?看他们三个,虽然是各自为政,但是,当他们进球时,我看得出来他们很得意,也觉得很快乐,这样就够了,不是吗?”

  林华以不赞同的眼神斜睨了他一眼“不管做任何事,就算是兴趣也好,总是要抱持着积极进取的心态,这样才算是负责任吧?”

  “是吗?”谷健喃喃道。“这样的人生不会太累了吗?”

  林华不屑地翻了翻白眼“幼稚!”

  谷健笑笑,转而向依茹挤挤眼。

  “我们去看场电影如何?反正他们暂时是不会有什么改变的,你老盯着也没用啊?”

  “去吧!去吧!”林华鼓励地道:“待会儿班和你哥肯定都要冒火了,你还是躲远点儿的好,要不然又要拿谷健当出气筒了。”

  依茹本来是想拒绝,可转眼一想,李依杰的确是有拿谷健当出气筒的不良恶习,还是让谷健闪开点儿好。

  “好吧!我们看完后,会顺便买点吃的东西回来。”

  *****

  结果,他们并没有去看电影,反倒跑到公园里坐在草地上纳凉了。

  那儿早已有一票国中生在玩球,看了半天后,谷健忍不住跑去凑热闹。

  除了身高像个大人外,他玩得比那些国中生还要疯狂,笑得比他们还要开心,再加上那张可爱的脸,真叫人不怀疑他到底长大了没有?

  当他大笑着回到依茹的身边,早已满身大汗了,他一坐下,依茹便很自然地拿出纸巾替他擦去脸上的汗水,神情是既温柔又细心。

  谷健静静地让她擦拭着,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在她低头收起纸巾时,他突然开口了。

  “你喜欢我吗?”

  依茹愕然地抬起眼,却看见他正以从未有过的严肃神情紧盯着她。

  “你喜欢我吗?”他又问了一次,在严肃中似有些紧张。

  依茹虽涌然地羞红了脸,却也感觉得到她的回答对谷健很重要,于是,她垂下了眼睑低语“我喜欢你。”

  “即使我不打篮球?”

  依茹再一次错愕地抬起头,困惑地子他片刻。

  “你会不会打篮球根本无所谓啊!我还是喜欢你的。”

  谷健紧盯着她。“如果我永远不碰篮球呢?”

  依茹开始疑惑了。”那又怎么样呢?你不喜欢篮球,不是吗?既然不喜欢,又何必勉强自己去碰呢?”

  “可篮球是你的最爱耶!”谷健提醒她。

  依茹眨了眨眼。”那你又最喜欢什么?”

  谷健不假思索的马上回答“撞球,我早就告诉过你了。”

  依茹皱皱鼻子。“可是我不喜欢撞球耶!难道你就会因此而不喜欢我吗?”

  “当然不会!”谷健义正辞严的口道。

  “那就是罗!”依茹俏皮地笑笑。“顶多以后你看撞球录影带,我看篮球转播就好了嘛!”

  谷健沉默了下来,他专心地凝视她好半晌后,认真严肃的神色才慢慢地消失,一抹带着稚气的开心笑容缓缓扬起。

  “我好喜欢你,小茹,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喔!”

  依茹感觉到那股燥热又爬上双颊,不觉又羞又窘地叫道:“你在说什么啊!怎么突然间…?”

  “我纺,我真的好喜欢你!”谷健又恢复那种开朗爱闹的模样了。

  “你还说!”依茹娇嗔的瞪他一眼。

  “我喜欢你!”他再次加重语气强调。

  “你…”依茹已经羞到说不出话来了。

  谷健突然闪电般地在她的上啄了一下,她才刚惊愕的捂住嘴,他便已得意地跳起来跑开,嘴里还大声嚷嚷着“我喜欢小茹!我好喜欢小茹!”

  依茹注意到公园里所有的人都把眼光往这边过来时,她困窘得几乎想马上在地上钻个躲进起来。

  而谷健依然兴奋的大叫着。“我最最喜欢小茹了!”

  *****

  通常暑假时会到医院看病的人,大多是得了肠胃炎啦!角膜炎啦等等,但在暑假前一个月,罹患感冒的人却会莫名其妙的增加,尤其是端午前后,骤雨特多,只要随便淋个雨,再回去吹吹冷气、电风扇,可能睡个觉起来,就会头昏眼花的染上感冒了。

  依茹一向细心,书包里总会支三节伞备用。所以,星期五放学后的那场雷阵雨只是让她比平晚些到F大而已。

  先将伞放在一边晾干,依茹看了看场中正在排队练习勾的队员们,又瞧了瞧坐在一旁作记录的林华,再四处张望一圈,随手放下书包,并顺口问道:“谷健呢?他还没来吗?”

  “中午就来啦!”林华头也不抬他说;只拿笔往后面比了比。“在那儿睡觉呢!”

  循着林华指点的方向找去,依茹果然在体育馆的最角落,找到缩成一团呼呼大睡的谷健。一看到他,依茹那秀气的眉峰马上皱了起来,同时快步走到他身边蹲下,并摇着他。

  “谷健、谷健,起来,不要在这边睡啦!这样会感冒的耶!”

  但谷健却像睡死了似的一动也不动。

  “谷健,不要睡了,快起…”她摸着他灼热的颈部,顿时声,而后迅速抚上他的额头,立即倒之一口气,然后跳起来转往场内大叫。

  “哥…快来啊!谷健发高烧了啦!”

  *****

  这是依茹第一次到谷健的家里来,先是忙着将谷健安置在上睡好,再来是和李依杰的对峙,所以,依茹还没有是仔细欣赏谷健的住处呢。

  “他一个人住耶!哥,没有人叫他起来吃葯不行的啦!”

  “你若是以为我会让你单独和他在一起,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那你陪我留下来好了!”依茹坚持地道。

  “狗屎,他们今天好不容易听话了点说!”李依杰懊恼地咕哝着。

  依茹听了,不由得大叹一声:“拜托,哥,谷健在发高烧耶!他能对我做什么嘛?而且,他也不是那种人,他不会对我来的啦!”

  李依杰冷哼一声。“知人知面不知心,谁晓得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依茹跺了跺脚,终于火大了。“我不管!要嘛你就相信我,要嘛就陪我留下来,反正我一定要待在这儿照顾他就是了。”

  看着依茹气愤的模样,李依杰突然想起张若培说的话,不迟疑了。

  好半晌后,他终于咬牙道:“好,我相信你,你就留下来照顾他,我晚点…呃!明天再来看看你们是不是需要帮忙。”又代了一些事项后,他才不情不愿地离去了。

  依茹又检查了一下谷健的状况,这才开始打量屋子里的摆设,当然,打量之后的结果,就是开始大肆整理。

  之后,依茹又把刚才顺便买回来的东西分别拿到冰箱、厨房去,煮了一锅稀饭,又顺便清理了厨房,再顺手把脏衣篮里的衣服丢进洗衣机里洗。

  最后,她抬头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才又回到谷健的边。

  “谷健、谷健,你醒醒,该吃葯了!”

  谷健徐徐地醒转过来,慢慢的睁开眼睛,起初,他似乎有些茫然,随即习惯性地出他的招牌笑容。

  “嗨!小茹,你怎么现在才来?等你好久了说。”

  依茹愣了愣,一时之间不懂他在说些什么,随即明白他是烧昏了头;忘记自己身在何处了。

  “谷健,现在不是在学校里,而是在你家,你忘了吗?”她温柔的提醒他。

  “我家?”谷健困惑地转眼瞧了一下。“奇怪,我怎么回来了?”

  “你发烧了,我和哥一起送你到诊所看病,然后又送你回来。回来后,你就一直在睡,可是这个葯是四个钟头吃一次的,所以,我才把你叫起来。”依茹耐心地对他解释。

  谷健颔首“我懂了,你是叫我起来吃葯。”

  依茹知道他还不是很清醒,所以随口应声附和“对、对,叫你起来吃葯。”她拿出葯包。“你饿不饿?要不要先吃点稀饭?”

  “我不饿。”谷健摇摇头。

  依茹扶他半坐起来。“好,那就吃葯吧!明天再吃稀饭好了。”

  谷健皱眉瞪着葯丸,孩子气地啄起嘴。“我讨厌葯味,更不喜欢吃葯,”

  依茹想了想说:“那你先吃葯,我记得你的冰箱里好像有一片巧克力,我去找来给你葯味,这样好吗?”

  “不要!”谷健猛摇头。

  “我要你先亲我一下,等我吃完葯后,你再亲我一下。”

  依茹愣了愣,双颊顿时染上红巨,却又忍不住要怀疑他是不是在装迷糊,可是,看他的脸上依然烧得红通通的,双眸虽然特别晶亮,却又亮得太过奇异…

  犹豫半晌后,她终于呐呐地道:“那…那你先把眼睛闭起来。”

  谷健很听话的闭上眼睛,依茹趁勇气尚未消失前,火速地在他的上啄一下,当谷健一张眼,她就把葯拿到他的嘴边。

  “快吃。”

  谷健一声不吭地乖乖下葯丸,然后又闭上眼睛等待,双还很可笑地嘟了起来,他这滑稽的模样,令依茹险些失笑。

  但也因为如此,这回她的动作就没有那么快,以至于让他有机可乘,在她刚碰上他的时,他就伸手住她的后脑勺,结结实实地给他亲了个够。

  好一会儿工夫后,他才依依不舍地收回意犹未尽的舌头,再慢慢放开她,欣赏着她羞服的可爱神情。

  他心满意足地叹了一口气,而后合上眼,还不忘留下两句话。

  “下回吃葯时;我也要你这样帮我葯味喔!”

  *****

  翌一大早,李依杰就来了。

  “哥,你怎么这么早啊?”依茹连接过李依杰手上提着的大包小包,边问道。

  “虽然约好了今天还要练习,可是今天是周休,实在很难保证那三个家伙一定会到。”李依杰无奈地道。“所以,我和队长老大哥要分头去抓人,免得被他们落跑了。”

  依茹先把早餐放在客厅的矮桌上,再把剩下的东西拿到厨房去放。

  李依杰看了一下谷健,见他还是睡得很,他才又踱回客厅盘膝坐下,开始享用早餐。

  “谷健怎么样了?”

  “退烧了。”依茹从厨房走出来,手上还端着两个杯子。“不过,他都说不饿,所以没有吃东西,只是一直睡。”

  李依杰接过杯子把豆浆倒进去。

  “晚些再给他吃好了,生病时胃口总是不好的。我还买了些鸡腿什么的,你可以炖汤给他喝。”

  依茹拿起饭团,斯斯文文地咬了一小口。

  “我觉得他好可怜喔!自己一个人住,生病了都没人照顾。”

  李依杰不予置评的哼了哼,狠狠地咬了一大口叉烧包。

  “我看他是捡了便宜,居然要你来侍候他!”

  依茹故意假装没听到,兀自困惑他说:“不过很奇怪耶!我趁叫他起来吃葯时,特地问了一下他家的电话号码,想通知他爸妈一下,可是他却说,就算他病死了,也不会有人管他的。”

  闻言,李依杰皱起眉心,依茹不安地瞄他一眼。

  “哥,你想他会不会是跟他爸妈吵架,然后离家出走啊?”

  李依杰翻了个白眼“你算了吧!离家出走哪还能这么悠哉悠哉地念大学?他还未成年那,而且…”他环视了四周一眼。“想要住这种豪华套房,没有几个钱是不行的,如果不是家里提供的,难道是他自己赚的啊?何况,他根本没有在工作嘛!”

  依茹机械式的又咬了一口饭团。

  “那他为什么要那么说呢?”

  李依杰沉了一下。

  “我想,不外乎是不大不合他父母的理想,或者科系不对;也可能是他的父母要他重考,可是他不愿意;再嘛就是他父母不喜欢他一个人跑来北部念书,希望他念南部的大学,好离家近一点,但是,男孩子通常都会想要早点独立,所以,他就硬是要自己上来念书,然后他爸妈就说:好,你自己去住,有事就不要来找我们!”

  说完后,他耸耸肩。“大概就是这样吧!”

  依茹这才恍然大悟。“哦!难怪,可是一般父母讲那种话都是气话嘛!哪有可能在儿女生病时,真的狠心不管?如果说…”

  “我家在美国。”

  兄妹俩同时吓了一大跳,猛然转过头去,恰好从音响上方看到谷健慢慢地坐了起来,依茹忙跑过去扶他。

  “你醒了?觉得怎么样?头还晕不晕?嗯…只剩下一点烧了…你饿了吗?我煮了一些稀饭,你要不要吃?”依茹一连迭的问。

  “不饿,可是我好渴喔!”谷健撒娇地说。

  “哥有买豆浆来了,我倒给你喝。”

  依茹赶忙跑去拿杯子倒豆浆,李依杰抓着烧饼油条晃过来坐在边。

  “好点了?”

  “好多了。”谷健点点头。“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了。”

  李依杰哼了哼。“我才不担心呢!是小茹硬要留下来照顾你的,否则,我才不管你呢!”

  依茹端了一杯豆浆过来给谷健。

  “是喔!哥,那你干嘛还买鸡腿叫我炖汤给他喝?嘻嘻!还有一本葯膳大全呢!太夸张了吧?”

  李依杰不大自然的咬了一大口烧饼,像是刻意在遮掩什么似的。

  “呃…我只是刚好经过菜市场,看见那个鸡腿好像不错,就顺便买了几支嘛!”

  依茹忍不住失笑。“哥,你什么时候会看菜市场里的东西了?就算是好了,还有牛呢?还是最上等的牛腱耶!别说是我爱吃的,你明明知道我喜欢吃牛筋的喔!”

  李依杰呆了呆,随即老羞成怒地跳起来。

  “算我买错了行不行?好了,我要赶去阿元家抓人了!”

  依茹和谷健好笑地看着李依杰火烧股似的匆匆跑掉,而后相视一眼,随即噗哧一声笑出来。

  “其实,李老大还是满关心我的。”谷健笑道。

  “哥是面恶心善啦!表面上哇啦哇啦的鬼叫,心肠却很软的,要不然,林姐怎么会喜欢他?”也就是因为喜欢的人在篮球队,林华才会自愿去担任篮球队管理员那种吃力不讨好的苦工。

  谷健的双眼陡地一亮。“耶?真的啊?啧!我就说嘛!我老是觉得林姐看李老大的眼光很特别,原来是真的啊!”依茹笑笑。”赶紧把豆浆喝了,我在热稀饭,待会儿你多少吃一些,下午我再炖鸡腿和牛给你吃。”

  谷健开心地猛点头。“红烧牛吗?我最喜欢吃红烧牛了!”

  依茹摇摇头“不行,你现在身体比较虚弱,只能吃清炖的。”

  闻言,谷健脸上的笑容稍稍敛了一些“清炖牛啊?好啦!清炖就清炖吧!”

  看他似乎有些失望,依茹不忍心地安慰道:“等你完全好了,我再煮红烧牛给你吃吧!”

  “那鸡腿呢?可不可以弄葱油?”

  依茹受不了的翻了翻白眼。“当然不可以,都说了你现在只能吃清淡的嘛!”

  谷健又垮下脸来,闷闷的应道:“哦!”依茹拍拍他的手。”等你好了,你爱吃什么我都弄结你吃,这样总可以了吧,”她笑着起身。“我去弄稀饭给你吃,吃完了就可以吃葯了。”

  等谷健吃完稀饭,依茹面对着他坐在边,把开水和葯包递给他,但他没有接过去,只是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

  依茹脸蛋微红地在他的上印了一下,谷健马上笑咪咪的把葯了,然后再一次指指自己的嘴。

  依茹垂下眼睑,不吭声,也不动一下。

  谷健笑咪咪地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依茹没有抗拒地任由他抬起她的下巴。

  谷健先是在她紧闭轻颤的睫上亲了一下,接着是她小巧的鼻尖,最后,他把自己迫不及待的双深深地印在她那两片人的嫣红上。

  灵活的舌迅速钻进她的温暖中寻求滋润,再引那片小小的香舌回到自己的窝巢里慢慢品尝。

  他深深的,深深的吻着,汲取那似乎永无止尽的甜蜜与温馨…

  *****

  谷健再次醒转时,并不是依茹叫醒他的,而是有一阵浓浓的牛香味,硬是把他从睡梦中拉了出来。他缓缓的坐起来,甩了甩头后,再慢慢站起看。

  嗯!头还有点晕,不过,比起昨天已经好太多了。

  他悄悄地走进浴室,快速地冲了个澡,整个人感觉更清醒了。他拿着浴中边发,边来到厨房门口靠在门框上,心满意足的瞧着依茹专心地阅读摊放在理台上的葯膳大全,一旁的瓦斯炉上还滚着一锅香味四溢的牛及一锅炖鸡腿。

  “真香!”他深一口气说。

  依茹闻声,惊吓地转过身来。

  “老天,吓死人了!”她拍着自己的脯。“你什么时候醒的?怎么不声不响的就…跑去洗澡?”她忽地尖叫起来,张大眼瞪着他的头发。“你怎么可以洗澡?要是又发烧了怎么办?”

  她严厉的苛责着,忙走过来把他拉到客厅坐下,再急急忙忙地去抓来两条干浴巾,气愤却温柔地开始擦他的头发。

  “你是怎么搞的,难道你想病得更严重吗?”她不满的唠叨着。“你妈妈没有教过你生病时不能随便洗澡吗?至少也要先准备一下,把热水放好什么的,这样才不会…”

  “我妈妈没有空关心我。”谷健突然打岔道。

  “呃?”依茹手上的动作顿了顿,随即又继续擦拭的工作。“所以,你才自己一个人从美国跑到台湾来念书?”

  谷健耸耸肩回答。“也不是。”

  他没有解释真正原因,而依茹也没有再追问这事。

  “那你就是侨生罗?”她换了一个话题问。

  “是啊!”谷健笑笑。“有差别吗?”

  “没有啦!只是我觉得你的国语不像一般的侨生那样怪腔怪调的,你不说,人家或许根本不知道你是侨生呢!”

  “因为我妈妈不喜欢讲英文,所以,我在家里都讲国语。”

  “难怪。”依茹丢开浴巾,换来吹风机帮他吹头发。“其实,我妈妈也没有空照顾我们,但是,我们都能体谅她的不得已。”

  谷健明白她想要表达的意思,然而,他们的情况根本不同,他只能当作没听懂而根据字面上的意思回答。

  “你妈妈没有办法调回台湾来吗?”

  依茹轻叹一声“她想过办法,但是一直不行,谁教她那么精明能干,公司非得留她在新加坡的总公司担任重职不可;而妈妈好不容易才爬上副总经理的位子,她也舍不得放弃,尤其公司对她又特别礼遇,她更不好意思走人了。”

  谷健沉默了一下,才开口问:“你爸爸去世很久了?”

  “嗯!刚好十年,”依茹淡谈的说。“整整十年。”

  “他一定很疼你们兄妹。”

  谷健说着,眼底倏然闪过一抹苦涩,在他身后的依茹自然看不见。

  “是啊!他好疼好疼我们的,我记得以前常听到妈妈骂爸爸,说他会宠坏我们,可是爸爸总笑呵呵地回说,小孩子就是需要人宠嘛!人家的小呵怕爸爸,但我家小孩却是…”她笑了笑。“最会欺负爸爸了!”

  “是吗。”谷健喃喃道,神情更加落寞了。

  “是呀!而且啊!我爸爸没事就老爱说他好爱我们,说得我和哥都快受不了呢!”她喟叹一声“可是,现在想听都听不到了。”

  “我却从来没有听过那种话。”谷健喃喃自语着。

  依茹没听清楚,很自然地把脑袋往前倾问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谷健忙振了振精神。“我记得你说过篮球是你爸爸教你们的。”

  “嗯!我爸爸真的好篮球呢!”

  关上吹风机,依茹的轻轻拨了几下谷健的头发,确定都干了后,才坐到旁边去,她用双手撵着下巴靠在桌上,一脸沉地回忆着。

  “从我哥身上,你就可以知道我爸也很高了,而且他真的很会打球喔!以他的程度,我相信当国手都没问题!可是,二十几年前台湾的篮球并不像现在这么盛行,连媒体都不太愿意转播,就怕赔钱。因此,爸爸只能选择办公室的工作,这样才能养活我们一家人。”

  她又长长的叹一口气。“所以,他没事时就爱教我们打篮球,告诉我们打篮球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还告诉我们,他相信终有一天,台湾的篮球一定会像美国一样盛行,而他的梦想就是能当个国手,出国比赛,为国争光。”

  “我还记得当哥告诉爸爸说,将来他长大后要当篮球国手时,爸爸不知道有多开心呢!虽然他一直叫哥不要勉强自己,劝哥哥一定要想清楚,必须是他自己真的喜欢篮球。才能立下这种志愿,但是,我感觉得出来,当时爸爸就把他未完成的梦想寄托在哥身上了。”

  沉默了好半晌后,依茹幽幽地扬起嘴角。

  “我和哥会这么沉于篮球,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想借此抓住那段快乐的时光,每次模到篮球,我就好像听到爸爸在教我投篮技巧的声音…”她不好意思地笑笑。“虽然我总是投不进球;但爸爸却一直很有耐心地一次又一次的教我。感觉上,好像只要我越接触篮球,就越接近爸爸似的。”

  “而我们会那么执着于输赢,也是希望能替爸爸实现梦想。只要球队能有出色的表现,说不定篮协就会注意到我哥哥的存在,然后,或许他们也会觉得哥哥真的不错,于是挑上哥进入国家代表爱中华队,然后他就能出国比赛,然后说不定就…”

  她越说越小声,最后嘎然而止,片刻后,她又叹口气。

  “我们已经很拼了,为什么这么难呢?”

  无奈的低喃一声,她突然跳起来往厨房跑去。

  “鸡腿应该好了,我去弄来给你吃。”

  看着依茹离去的萧瑟身影,谷健不紧皱眉宇。

  虽然他不是很清楚这里的程度如何,但是,他却能肯定,以李依杰的身手,是绝不可能被任何有眼光的教练挑中的。

  除非…

  *****

  星期六晚上,李依杰醉醺醺地跑来按门铃,说是要来接妹妹同家,可没想到刚走进门就醉倒在地了。谷健把他拖到前,另铺一条毯子给他睡,依茹睡上,而他当然就只能睡客厅了。

  星期天一早,依茹询问谷健传统菜市场的地点,想要去买点配菜,但谷健却硬着她要一起去。

  “你真的没事了吗?”依茹怀疑地问:“你昨天早上还病得迷糊糊的呢!”

  “放心啦!我没问题了。”谷健很有自信地仰起下巴。“好得跟新的一样。”

  依茹仍是狐疑地打量他半晌,而后突然伸手抚向他的额头,只三秒,她就把电视遥控器交给他,自己反身就走。

  谷健呆了呆,旋即上前抓住她问:“怎么了?”

  依茹手握着门把,回头说:“我就知道你昨晚睡地板不行,你又发烧了!”

  谷健觉得愕然“真的吗?”他本能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呃,好像是耶!“可是…可是我觉得很好啊!”他嗫嚅地道:“我的头一点也不晕、也不累,不会想睡觉、不会全身酸痛,什么都不会了!拜托啦!让人家跟嘛!小茹,好啦!拜托啦!否则你再叫我吃葯,我都不吃了喔!”

  依茹瞪着大眼睛看着他,心里实在是很想笑。

  谷健现在的模样,着实像个讨不到糖吃的小孩子,又撤娇又耍赖的,可爱的娃娃脸上更是写满了央求,还有那双盈满乞怜之的瞳眸…

  唉!她认输了!

  依茹无奈的叹息“去加件外套吧!”

  由于昨晚半夜下了一场大雨,因此,清晨时尚有些微凉意,但是,一踏入人多嘈杂的菜市场,光是人气就够热呼的了,没多久,谷健便把外套下来绑在间。

  “芒果!我喜欢吃芒果!”他像个小孩子似的扯着依茹的袖子直嚷。“我要吃芒果!”

  依茹顺从的买了芒果,然后…

  “哇!木瓜耶!我也要吃木瓜。”谷健又哇啦哇啦的叫了起来。

  依茹又买了木瓜,接着…

  “虾子、虾子!我最喜欢吃虾子了,尤其是那个什么葱爆虾,真是极了!”

  依茹只好又买了虾子,再来…

  “呃…小茹,那是什么东东呀?”他好奇的指着摊子上的东西问。

  依茹真觉得自己像是带了个小孩子出门买莱一样,不但要随时足他的要求、回答他的种种疑问,还要应付他过于亢奋的情绪,明明比她高上将近一个头,却要她牵着他走。

  但是,她也注意到,所有的东西一付过帐后,他就会马上接过去;有脚踏车、摩托车钻过来时,他也会立即将她护在怀里;看到她喜欢吃的东西,他也会吵着要买,即使他不喜欢吃,这一切,都让她深深觉得,在他那活泼、顽皮的外表下,其实隐藏了一颗细腻、体贴的心。

  中午满满的一桌菜吃得谷健开心极了,但李依杰却直抱头呻

  “小茹,真是太…太了,你是一的!”谷健了满口的菜,口齿不清地称赞着。

  “那当然!”李依杰斜瞪他一眼。“小茹从小学六年级就开始负责煮饭了,磨练了那么多年,手艺当然是一的,只是便宜了你这小子,我是真不甘心!”

  “那你也多吃一点嘛!”

  “吃?”李依杰瞪着桌上的菜肴。“不,谢了,我一点也不饿!”

  依茹盛了一小碗的汤放在李依杰的面前。

  “哥,喝点热汤应该会好一点吧!”

  李依杰不发一语的端起来慢慢啜饮,谷健好奇地瞟了瞟他。

  “你不是去练球吗?怎么会喝醉了回来?”

  李依杰大叹一声。“还说呢!一大早就只逮到两个人,下午又溜掉了一个,最后一个就吵着,为什么只有他一个要练?结果就全跑光啦!我和队长老大越想越郁卒,所以就…”

  依茹神情无奈地沉默了半晌,而后勉强地笑了笑,把那碟清蒸鲤鱼挪到谷健的面前。

  “谷健,多吃点鱼,人家都说生病时吃鱼最好了。”

  谷健听话的默默吃着鱼,两眼却在那对兄妹黯然的脸上溜来溜去的。

  他到底该怎么办哩?  wWw.lAnMXS.cOM 
上一章   贴心妹妹   下一章 ( → )
《贴心妹妹最新章节》是全本小说《贴心妹妹》中的经典篇章,懒猫小说网提供完整版《贴心妹妹》全文供读者免费阅读。